Unix、Linux、Windows 的那些事

作者: 微歌 分类: 网事如烟 发布时间: 2014-09-10 00:45 ė 6 没有评论

  在常人看来,Unix 和 Linux 的确存在某种联系,但和 Windows 则是毛线关系都没有,其实不然,微软和它们是有关系的,而且还不是间接的。或者说,Unix、Linux、Windows 三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操作系统一直是有着某些联系,或隐或现,或明争,或暗斗。直到 SCO 的如意算盘落空以后,一切才算归于平静。本文我们从三者的历史轨迹,来看看它们的『交集』,看看 Unix、Linux、Windows 的恩怨情仇。

  UNIX 操作系统是美国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 )1969 年开发的。准确地说是贝尔实验室的肯·汤普逊和丹尼斯·里奇开发的,1925 年,AT&T 收购了西方电子公司的研究部门,成立一个叫做『贝尔电话实验室公司』的独立实体,后改名为贝尔实验室。贝尔实验室于 1964 年从 AT&T 分割出来,1996 年贝尔实验室和同样从 AT&T 脱离的 AT&T 设备制造部门一起,叫朗讯科技。

  据说当时同事指责汤普逊开发的操作系统不好用,说你的系统不如叫 Unics(太监)算了,汤普逊没有被气倒,将操作系统修改好以后,真的取了个名字叫 Unix。那时,乔布斯和盖茨都还在读中学,PC 和微软的操作系统也都是十多年后才初露端倪。

  最开始,Unix 的两位创始人和贝尔实验室也没把这套操作系统当回事,只是在内部使用,后来发展到了大学、研究机构也可以免费使用,而且他们还提供源代码,正因为如此,Unix 的源代码被广为扩散。直到 1980 年,Unix 才开始走出实验室,一些技术高手把 Unix 装到家里的普通电脑上。

  其实,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AT&T 开始意识到了 Unix 的商业价值,想要对其进行保护,无奈源代码早已经扩散,难以实现精细的商业开发,于是 AT&T 干脆采取对外授权的模式,具体地说就是研究机构使用免费,企业使用要交授权费,这真有把金矿当做铜矿卖的味道。但事已至此,也只好这样了。

  当时有多家大学、研究机构和公司获得了 Unix 授权,并由此开始了各自不同的版本演化之路。1993 年,AT&T 将自己所拥有的 Unix 权利卖给了 Novell(网威),Novell 自然也就成为了 Unix 合法继承人。当然,IBM、 DEC、 HP 和 Sun 因为早就有了授权,自然有权继续进行各自的 Unix 版本研发。

  1995 年,Novell 又将 Unix 卖给 SCO(圣克鲁兹)。由于 SCO 当时没有足够的钱一次性付清,Novell 只是把 Unix 源代码交给了 SCO,没有说 Unix 著作权归属问题。花了钱的 SCO 宣传自己是 Unix 正宗传人,由于 Novell 当时视 Unix 为鸡肋,所以也没有提出异议,于是,大家相安无事,仿佛异常平静。

  再说微软,1979 年,微软也从 AT&T 获得了授权,为 Intel 处理器开发了一种 Unix 操作系统,由于微软购买的授权无法直接让该操作系统以『Unix』命名,于是,微软将该系统命名为 Xenix。由于当时 Unix 系统百花齐放,很乱很杂,加之微软正在和 IBM 合作开发 OS/2(当时,微软还在研发自己的 Windows 3.0),所以,虽然开发出来了 Xenix,但盖茨对 Xenix 没有什么兴趣。的确,微软当时也很难同时在三条线上发力,所以,盖茨决定舍弃 Xenix 操作系统。

  1987 年,微软与 SCO 达成了协议,以持有 SCO 股票 25% 的条件转让了 Xenix 的所有权。而从微软接盘的 SCO,很快就将这种操作系统移植到了 386 电脑,成为了首款支持 Intel 386 芯片的操作系统,抓住了市场的先机。

  当时的市场格局是小型机加五花八门的 Unix 操作系统把持了高端的企业级用户市场,其中的代表厂商有 IBM、 DEC、 惠普、 SUN、 SGI 等;Intel 芯片加微软的操作系统全面控制个人电脑市场,其中的代表厂商包括康柏、 AST、 佰德等。

  当时的 SCO 可以说是小日子非常滋润,在两大阵营中游刃有余,那时的 SCO 也进入了其发展史上最辉煌的时期。

  但是,好景不长,微软的 Windows NT 不仅让 SCO 梦碎,也让包括 SCO 在内的 Unix 阵营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Windows NT 是大卫·卡特勒和他的团队开发的,卡特勒是个软件开发狂人,由于太痴迷自己的工作,两次婚姻结束后发誓不再结婚。当时,卡特勒在 DEC 坐冷板凳,萌生去意。盖茨得知消息后,亲自拜会,想要他加盟微软。但初次见面卡特勒就给盖茨一个下马威,直言不讳地说微软的代码写得很『烂』,说盖茨深以为傲的 MS-DOS 在他的眼里只是一个玩具。

  当时,微软已经走过了创业期,资金实力都比较雄厚了,所以,尽管卡特勒的批评有些刺耳,但盖茨决意要聘请他……。最终,卡特勒来到了微软。尽管盖茨同意给他充分的自由,但卡特勒的一些做法也让盖茨好生为难,如卡特勒不要微软原来的工程师参与他的团队,他把自己在 DEC 工作时的团队带了过来,其中有些是卡特勒的好友。盖茨原来不打算要,但卡特勒威胁不让他们来,自己就不来。

  最终,盖茨只好让步。另外,控制欲极强的盖茨常常会亲自检查微软的大部分代码,但盖茨这次对卡特勒的项目则是放手了,而且几乎是到了『放任自流』的地步。

  盖茨识才的眼光和用人不疑的态度,最终得到了丰厚的回报,1993 年,Windows NT 完美亮相,成为微软撬动 Unix 市场的一把利器。卡特勒也获得了 Windows NT 之父的美誉。

  尽管包括 SCO 在内的 Unix 阵营开足马力地贬低 Windows NT,但 Windows NT 却在高端市场大步前进,也只从这时起,SCO 开始走下坡路了。

  另一个操作系统 Linux 的出现再次改变了格局,1991 年,林纳斯·托瓦兹开发的 Linux 进入了人们的视野。Linux 公开授权,允许用户销售、拷贝并且改动程序,只不过要求修改后的代码也免费公开,这些举措成了 Linux 蔓延的强大推力,并给微软带来了强烈的冲击。更重要的是微软的对手们也都站了出来,包括 IBM、 Oracle、 Sun 等业界大鳄都纷纷表示支持 Linux。

  与其说 Linux 的出现让 Wundows 受到威胁,更受伤的则是 Unix 阵营,尤其是其中的重要代表 SCO。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力一击。于是,进入 21 世纪后,日渐式微的 SCO 开始策划一出震惊 IT 业界的大戏。

  2003 年 3 月,SCO 控告IBM 的 Linux 破坏了双方之前签订的软件代码授权协议,声称 IBM 免费散发有知识产权的代码,把一些 Unix 的代码改头换面后加入 Linux 产品中,因此要求 IBM 赔偿自己 10 亿美元。一时,业界哗然!

  微软的一个动作则更把这场戏推到了高潮。起诉 IBM 后不久,SCO 宣布向微软发放 Unix 技术许可,包括专利权和源代码。也就是说,微软已经花钱买购买了 SCO 的 Unix 技术许可权的方式,承认了对方 Unix 合法传人的地位。

  其实,对于微软来说,购买 SCO 的源代码授权几乎没有任何意义。但微软不缺钱,微软花钱购买 SCO 公司的授权,一是表示他们支持 SCO 是 Unix 的合法传人,二是顺便对未来的 Linux 用户进行威慑。而 Linux 阵营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一旦 SCO 真的赢了 IBM,就等于是打开了一个收钱的口袋,其他推广 Linux 的厂商只有乖乖纳贡。

  2004 年初,SCO的CEO达尔·麦克布莱德更是对外发出警告:全球一些大公司由于使用了 Linux 将可能很快面临诉讼,其中包括英国石油、西门子和富士通。就是说,SCO 的诉讼风暴即将席卷全球。

  微软也不忘煽风点火,2004 年 11 月,微软 CEO 鲍尔默在新加坡举行的一个高级别论坛上表示,Linux 侵犯了至少 228 项专利,他说:『对于那些已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国家而言,使用 Linux 就意味着有一天会有人过来向你收取专利费。』

  2005 年 1 月,美国法院判决要 IBM 交出 20 亿行的程序代码给 SCO。消息传出后,SCO 股价暴涨 20%。

  SCO 似乎可以动手敛钱了,然而风云又变,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Novell 公司站了出来,称自己才是 Unix 版权的合法拥有者,说自己当年没有把 Unix 版权卖给 SCO,SCO 也只是个授权使用者,并且要对方把从微软和 Sun 收到的授权许可费给吐出来。

  于是,SCO 自己被别人告了……。

  2007 年 8 月,美国犹他州地方法院一名法官裁定,Unix 操作系统的版权归属于 Novell 而不是 SCO。这意味着 SCO 需要向 Novell 支付巨额的赔偿。

  从此,SCO 彻底完蛋了。2007 年 9 月,SCO 申请破产保护。同年 11 月,SCO 被纳斯达克摘牌。2011 年 SCO 改名为 TSG,2012 年 8 月,TSG 申请破产。

  本文原文来自百度百科,因太难读,微歌进行了重写。

本文出自微歌,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本文永久链接: https://wego2.com/UnixLinuxWindows-de-na-xie-shi.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