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微歌杂记

从侄儿的爱情故事得到的恋爱定理

  本来我的博客不想写爱情故事,的确我也过了说这个话题的年纪了,呵呵。但今天侄儿打电话告诉我他和小 Y 又吹了,才想到得写写这个问题。侄儿已经不是第一次和人吹了,也不知道这次是别人『吹』他还是他『吹』别人,应该说是论长相有长相,论地位也算不错(至少在同龄人中),家境也非常不错,可是恋爱问题上却过于弱智,好心的阿姨们帮他介绍的应该也应该没少于十个,但居然到现在为止无一成功。
阅读全文 →

叛逆期能否处理得当关乎孩子前程

  刚刚说完 wizy 的高考故事,突然想起了儿子的高考,因为这是一位从初中学霸到高考失利的故事。儿子现在就读于一所普通大学的法学专业,如果按照他初中时的表现,不说北大、清华,进入国内知名的一本大学应该绝无问题,但几次『决策』失误让他本来平坦的人生道路多次起了波澜。并不是说他现在所学学校和专业意义不大,但在一所非知名大学读法学,以后要走的路肯定没有那么平坦,压力肯定会大很多。
阅读全文 →

网友发文谈 1978 年参加高考经历

  这是 wizy 写的一篇高考日记,他在附近的长沙县一所农村中学教书,而且在带高三毕业班。认识他是通过我在公安局的一个朋友,呵呵,别以为是他犯什么事了,我这位朋友是他的学生,当年就是在他们学校读的高中,不过他那时也没有带毕业班,我那个朋友则是高中还没有毕业就顶职到了公安系统(当时是可以的),后来自己考上了公安院校,毕业后继续在公安局工作,但我这位朋友经常还是会去拜访他。
阅读全文 →

儿子博客无法评论后给他发的邮件

  最近,对儿子个人博客上的一篇文章有不同看法,本准备和他在博客中交流,可偏偏这小子像我一样,对可能会有争议的文章关闭了评论功能。当时没有留意,为节省网费,也为让回复思路清晰,我先用记事本将拟回复的东西打了个草稿,准备给他留言时再发现评论功能已经关闭,既然写了,还是和他交流一下吧(我们父子平常交流很多,他也乐意和我交流)。于是,我改为了给他发邮件,以下是邮件的全文。
阅读全文 →

转载昊哥的一篇文章:法律和信仰

  这是昊哥的一篇小论文,这里是原文转载!
  在翻阅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一书时,我发现了这样一段话:『我在美国期间,得知一个证人被传到切斯特县(属纽约州)出庭作证,而此人在法庭上宣称:他不相信有上帝的存在,也不相信灵魂不灭。庭长说:鉴于证人在准许他作证之前已使法庭失去对他的信任,故拒绝此人作证。』
阅读全文 →

转载昊哥关于法律问题的一点感想

  今天,何小倩同学邀请我去做法律援助。去帮一对张家界夫妇解决几个法律上的问题。大概情况就是他们借了四万多给朋友,但是到期债务人无能力偿还,一直拖欠,按照他们当时约定的利息,已经累加到八万多了。前期,在我的协助下,他们将对方告上了法庭,法院以调解的形式规定债务人偿还债券人本金及利息共计五万三千元。记得当时小倩给我讲的时候,说调解书上写的是债务人以国拨工资的形式对债券人在规定期限进行偿还,而到规定期限的国拨工资共计只不到九百元。我当时很纳闷,怎么会有如此的事情发生,这完全是在践踏当事人的利益。怎么会有如此糊涂的法官,会下这么一份不公平的调解书。
阅读全文 →

在教学培训名师授予大会上的发言

  今年,QQPCC 被评为了教学名师,当然,教学名师不只有 QQPCC 一个,还有其他一些人,负责培训那一边的也评出了一些培训名师,大家统称名师,今天是正式授予名师称号的大会,昨天接到通知,要 QQPCC 代表名师在大会上发言。当然,发言稿是经过几次审核的,内容不外乎是感谢、表决心等等。所以讲稿中有些是被有关部门授意加进去的,但不管怎样,还是有保存价值,所以,QQPCC 在这里原文发布讲稿。
阅读全文 →

据称 63% 的人离开网络就活不了

  网络真是有种魔力,至少没有网络很多大学生都写不出论文,很多学生到机房第一件事就是问『老师,怎么不开网』,很多学生一回宿舍第一件事就是开机、上网。很多人直言,离开网络就不能活了,真的是这样吗?QQPCC 以为我们的生活不能因为网络的存在而忽略健康的存在。我们的生活变了。吃饭看报变成了吃饭上网;原来回家是看电视听音乐,现在进门开电脑上网,网络成了很多人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东西。
阅读全文 →

除了感恩父母外也要感恩你的敌人

  今天是西方的洋节日,感恩节,虽然这个节日不属于咱们,但我们也和其他国家的人一样,必须认识到人生需要感恩,我们之所以成为我们其实是因为许多人或许多造就的。没有这些人的出现,也许我们就不能成为我们,没有这些给我们留下深刻记忆的事,也很难成熟或成长。因此,在这个本来应该属于西方人的节日里,我们真的应该好好庆祝一下。好好反省。为的是,让自己和周围的人都怀着一颗感恩的心。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