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首富李河君如今遇到大麻烦

作者: Admin 分类: 微歌杂记 发布时间: 2015-07-24 16:25 ė 6 没有评论

  7 月 15 日,香港证监会责令汉能薄膜发电有限公司(下称『汉能薄膜发电』)停止股票交易。几乎与此同时,汉能薄膜发电也被富时、恒指从多个指数剔除。因股价大而『船漏』的李河君再遭『打头风』。从非常耀眼的全球光伏大王、资产超马云的中国新首富,到因股票下跌导致如今身价大跌千亿,股票被强制停牌,李河君只用了短短的 3 个月时间,47 岁的李河君,如今又走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十字路口。

  李河君生于广东河源仙塘镇观塘村,比马云小 4 岁,比王健林小 14 岁,是 2015 各大富豪榜上千亿级富豪中最年轻的华人。

  1988 年,李河君从北京交通大学机械工程专业毕业时,在一个教授提供了 5 万元借款的支持下,他开始做生意,可以说是什么赚钱倒腾什么,通过卖电子产品、玩具等,到 1994 年底,他和 17 个伙伴共积累了七、八千万的资本。

  完成原始资本积累的李河君不想继续做二道贩子,把发展方向锁定在小水电这个领域。从 1993 年到 2003 年,他把自己的、借来的钱都砸进了水电站,从广东、浙江、广西一直干到青海。其中,标志性案例是以 12 亿元收购青海尼那水电站。

  2002 年,云南省规划建设 8 座百万级千瓦水电站,李河君签下其中的 6 座,总装机规模达 2300 多万千瓦。所有的部委都批了,只剩发改委不同意。于是,李河君选择起诉发改委。最终,李河君拿到了金沙江上『一库八级』中资源最好的金安桥水电站建设项目,该电站总装机容量 300 万千瓦。

  金安桥水电站位于云南省丽江市境内,大坝长 640 米,高 160 米,总库容 9.13 亿立方米,年发电量 114.17 亿千瓦时。

  金安桥项目的很多困难应该出乎李河君的意料,其中最大的挑战来是资金压力,高峰期每天需要上千万元的投入。手上的钱花光后,李河君就到处借,借不到了他就丢卒保帅,把前些年建设的效益好的优质电站一个一个出售,包括青海尼那水电站也都被忍痛割爱了。

  能卖的资产都卖了,钱还不够,李河君就开大会,开小会,动员高管们掏钱。不少人在此时选择了与李河君分道扬镳。

  精诚所至,金安桥终于金石为开。2011 年 3 月,金安桥一期 240 万千瓦机组并网发电。

  累计投资近 200 亿元的金安桥电站,总装机容量达 300 万千瓦,是国内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民营企业建设的百万千瓦级特大型水电项目,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由民企投建的水电站。当然,李河君成了大赢家。按 2 万元/千瓦的装机容量来算,金安桥电站价值 600 亿元,除掉 100 亿元负债,净资产高达 500 亿元。

  包括金安桥电站,汉能目前控股或参股的水电站的权益装机容量已高达 600 万千瓦,其规模相当于 2.3 个葛洲坝。

  一个金安桥,本来足以让李河君名利双收了,但李河君不甘寂寞,继续往浪里跳。而且,这一次,他动静更大,目标更高。

  2009 年初,金安桥水电站尚未竣工,但李河君已投向了新能源发电,并最终把『光伏』作为了重点。

  其实,当时的光伏情况并不妙。以行业中体量最大,也最主流的晶硅为例,在高利润驱动下,养猪养鱼的都往里面挤,最终从暴利走向亏损。李河君对这个行业原本也不看好,但他发现不是这个领域不好,而且大多数人把基本方向搞错了。

  光伏领域存在两条技术与产品路线:薄膜和晶硅。当时,市场普遍做的是晶硅。李河君认为,薄膜才会赢得终极的胜利。

  通常,搞薄膜发电要有三个条件,一要口袋有钱,能有持续的大资金投入;二要技术上仿造,必须有世界顶尖的技术才能有竞争力;三是要有耐心。
  可以说,李河君直接用『不差钱』解决了一切问题。没有团队,他去买;没有技术,他去买。2012 至 2014 年,李河君先后将德国 Solibro、美国 MiaSolé、Global Solar Energy 和 Alta Devices 等多家公司收入麾下。全世界在薄膜太阳能技术与生产方面领先的公司,除了打死也不卖的,他几乎都给买下来了。

  几年下来,在薄膜发电领域一穷二白的汉能,瞬间成为全球薄膜太阳能的高富帅。通过并购、消化吸收及整合创新,李河君拥有了硅锗、铜铟镓硒、砷化镓等薄膜发电领域的最主流产品技术路线,而且都代表着世界最高水准。如砷化镓(GaAs)组件的最高转化率达到 30.8%,目前全球只有汉能一家能办到。

  2014 年 2 月,汉能还获得一项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技商业奖项 —— 麻省理工学院《科技创业》(MIT Technology Review) 『全球最具创新力企业』第 23 位,也是国内能源领域唯一上榜企业。

  通过全球的技术整并,李河君还同时完成了从上游高端设备制造,到中游生产太阳电池能板,再到下游发电全产业链的布局,并打出全球化清洁能源公司,全球薄膜太阳能发电领导者的汉能新旗帜。

  目前,汉能的水电项目权益总装机容量超过 6 吉瓦,风电总装机 131 兆瓦,薄膜太阳能发电总产能已达到 3 吉瓦,并且手握约 10 吉瓦薄膜发电电站建设协议。

  没有人嫌钱多,尤其是商人,尤其是像李河君这样希望干大事的商人。

  刚杀入太阳能领域时,李河君就开始为弄到更多钱花心思。2009 年,他让汉能借壳在港交所上市。今年 3 月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价从 1 年前的 1 港元多飙升至最高点 9.07 港元。公司市值一度超过 3000 亿港元,一个才 4 年的新公司,市值比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实业更高。

  2015 年 2 月 3 日,2015 年胡润全球富豪榜(其实是个著名的不靠谱富豪榜)发布,李河君以 1600 亿元身家超过了马云和王健林,成为中国新首富。在随后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他也超过李彦宏和马化腾,位列全球第 38 名、中国第三。

  如果故事至此为止,一切都非常美好。然而,今年 5 月 20 日,这个对年轻人非常重要的日子,对汉能和李河君来说。却是另一种刻骨铭心。

  当天,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东大会在香港召开,汉能投资兴建的全球首座『太阳主题』展示中心(汉能清洁能源展示中心)也同时在北京揭幕。李河君选择了留在北京出席揭幕仪式。

  就在他登台演讲之际,坏消息传来,短短的 25 分钟内,在无实质利空的背景下,汉能薄膜发电股价被腰斩,从 7.35 港元最低跌至跌 3.88 港元。随后,公司紧急申请临时复牌,但股价也被悬在 3.91 港元至今。

  短短的 25 分钟,他的公司市值蒸发了 1435 亿港元,李河君个人身家也蒸发了 1167 亿港元。李河君又一次成为专家、学者、网民集体探讨、声讨以及调侃的对象。有人称给他发表了世界上最贵的演讲:十分钟价值千亿港币。

  屋漏偏遭连夜雨,几天后,香港证监会发表声明称,已就汉能薄膜发电事务进行调查,有关调查仍在继续。

  7 月 15 日,已经船漏两个月未能靠岸的李河君再遭打头风:当天,香港证监会一道指令,将汉能从自愿停牌变成强制其停牌,并暗指其可能存在重大问题。这无疑把本已风雨飘摇的汉能薄膜发电推到悬崖边上。

  香港证监会『从来没有这么狠过』的耳光打向汉能和李河君的第二天,汉能就以『从来没有上市公司这么狠过』的强势把耳光扇了回去,不但宣称自己要提起申述,寻求复牌,更直接表态香港证监会的做法『不公平及不合理』,不排除以司法途径提出反对。

  上市公司反诉证监会的案例在全球市场都极为罕有,但对告过发改委的李河君来说,这不是没有可能。更何况,他已经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本文出自微歌,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ego2.com/ceng-jing-de-shou-fu-li-he-jun-ru-jin-yu-dao-da-ma-fan.html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