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大学误人子弟从教研教改开始

  今天一个事情,需要看某系近几年的教学计划,一看后吓了一跳,这个系两个专业,开了五年,每年教学计划都在变,五年了,居然还全是 BATE 版本,呵呵。长此以往,这样的系肯定会灭亡,先大胆预测一下,这个系最多再办三年。因为一切教学计划都是网上抄的,电子商务和通信两逐步形成专业学生都没有出过校门,几年都是在教室学的。这样的专业办下去的确误人子弟,这种系『倒闭』也许是唯一的出路。
阅读全文 →

儿子十八岁生日时我请他吃了一顿

  我常常喜欢给学生讲儿子 18 岁生日请他吃饭的故事,那天我单独请他吃了一顿饭,并进行了一场男子汉之间的对话……。不过,听过故事的学生不少都不明白为什么要选择 18 岁的生日那天,其实道理非常简单,18 岁,是希望,是憧憬,是未来。18 岁,意味着长大成人,意味着从此肩上担负起责任:对国家,对社会,对家庭,对自己。因此,18 岁这天需要和儿子作一次交待,让他知道他的权利和相应的责任。
阅读全文 →

很多时候你的位置决定了你的价值

  前几天,在和一个下期要顶岗实习的学生朋友聊天的时候差点得罪了她。这个学生非常优秀,也很有志向。一心要在毕业后找一份大城市、大企业、白领的工作。抱着这么一个想法,她决定利用暑假和同学结伴去南方找工作,但到达目的地后,才发现一切并不如想像中的理想,于是发生了一些令我目瞪口呆的改变。首先,几个人决定应聘普工,和农民工来抢饭碗,随后不知什么原因又杀回湖南,去了一个小城市,当某食品的推销员(或者是业务员或者是营业员,反正我也没有搞清楚,呵呵)去了。
阅读全文 →

傍晚传来了敲门声:儿子放暑假了

  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儿子的消息了,手机开始是关机后来是已经停机,换作别人,肯定很担心了。不过我家这儿子不同,超级的『酷』,电话不通的概率极大。这次肯定是没期末话费了,在学校充又不值得,反正到长沙要换机换卡的。所以我也不担心,但关键是不知道他到底那天回来,前面他已经告诉我们,十三号考完……。按正常的说,他十四号应该回来了,可他这人说不准,前面几次放假都是先和同学搞一番社会活动才回家,今年会不会这样,我确实不知道。
阅读全文 →

书的味道:关于编书写书的那些事

  一部分员工可以放假了,呵呵,不包括我。不过今天不是说放假,今天侃侃书的那些事。QQPCC 应该说是写了很多本书了,当然包括未正式出版的,正式出版的书有十几本,没有正式出版的不是质量没有达到要求,而是内部培训教材等。因为其中涉及到一些培训的比较有特色的东西,不宜公开出版(相信那家培训机构也会有些这样的杀手锏),当然,还有一些是比较专的,销量不会很大,出版社也不一定有兴趣,
阅读全文 →

军训队列比赛及与之相关的一些事

  终于几天的军训,今天终于进入了尾声,下午要比赛了。维建上台后,省公司最近几年可谓的非常变态,挖空心思搞一些这样那样的东西,搞军训比赛美其名曰是准军事化管理,好像也说得过去,企业严格管理没有错,但不能变味道了,把一线的人抽下来专门搞军训,列队列、练正步……,还搞什么集中比赛。这样做是否合适,似乎正还值得商榷。当然,咱们人微言轻,上面有安排,虽然有不同意见也得执行。
阅读全文 →

白云深处人家那年设弧于门左……

  也许大家好奇,怎么 QQPCC 今天来文言文了,是不是想装学究。『那年设弧于门左……』到底是什么意思?呵呵,别猜了,其实源于《礼记、内则》:『子生:男子设弧于门左,女子设帨于门右。』,呵呵,这样起名,其实是想炫耀鄙人深通古文啦。说白了,题目就是今天鄙人生日。但今天 QQPCC 不想说太多的生日感怀。今天说这些事情,其实是因为在这一天有一些有趣的事情值得记录,有一些好朋友值得怀念。
阅读全文 →

今天被校党委评为了优秀共产党员

  获得很多次奖励,但优秀共产党员的称号还是第一次,所以微歌也倍加珍惜。我们单位其他奖励几乎可以说是『乱七八糟』,有领导内定的,有平均分配的。唯独在优秀共产党员的评比上非常严肃认真,要经过层层测评和审查。更何况微歌也真的党性非常强,自认为在各方面都能起到示范作用。所以对这次的『奖励』,我真的非常看重,应该说这也是我众多奖励中最值得骄傲的一个,所以专门写了这篇文章。
阅读全文 →

从侄儿的爱情故事得到的恋爱定理

  本来我的博客不想写爱情故事,的确我也过了说这个话题的年纪了,呵呵。但今天侄儿打电话告诉我他和小 Y 又吹了,才想到得写写这个问题。侄儿已经不是第一次和人吹了,也不知道这次是别人『吹』他还是他『吹』别人,应该说是论长相有长相,论地位也算不错(至少在同龄人中),家境也非常不错,可是恋爱问题上却过于弱智,好心的阿姨们帮他介绍的应该也应该没少于十个,但居然到现在为止无一成功。
阅读全文 →

叛逆期能否处理得当关乎孩子前程

  刚刚说完 wizy 的高考故事,突然想起了儿子的高考,因为这是一位从初中学霸到高考失利的故事。儿子现在就读于一所普通大学的法学专业,如果按照他初中时的表现,不说北大、清华,进入国内知名的一本大学应该绝无问题,但几次『决策』失误让他本来平坦的人生道路多次起了波澜。并不是说他现在所学学校和专业意义不大,但在一所非知名大学读法学,以后要走的路肯定没有那么平坦,压力肯定会大很多。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