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昊哥关于法律问题的一点感想

  今天,何小倩同学邀请我去做法律援助。去帮一对张家界夫妇解决几个法律上的问题。大概情况就是他们借了四万多给朋友,但是到期债务人无能力偿还,一直拖欠,按照他们当时约定的利息,已经累加到八万多了。前期,在我的协助下,他们将对方告上了法庭,法院以调解的形式规定债务人偿还债券人本金及利息共计五万三千元。记得当时小倩给我讲的时候,说调解书上写的是债务人以国拨工资的形式对债券人在规定期限进行偿还,而到规定期限的国拨工资共计只不到九百元。我当时很纳闷,怎么会有如此的事情发生,这完全是在践踏当事人的利益。怎么会有如此糊涂的法官,会下这么一份不公平的调解书。

  到了他们家,是二个老实本分的教书人。很客气。在看完调解书之后,我恍然大悟。调解书上写的是要求债务人在规定期限偿还债权人本金及利息共计五万三千元。如到期未履行,则以国拨工资的形式在规定期限内进行偿还。之后双方不再存在债务关系。具体了解后,才知道是当事人对调解书的错误理解才造成了我开始误解。其实这个事情不是很难解决,尽快的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就能很快的解决了。他们的错误理解可苦了我了,害得我纳闷了很久,费了很的功夫去想办法解决。

  接着他们又呈列另外一个头疼的案子。大概情况是,他们所在学校的原校长以个人名义,为学校出资为由,向夫妇以及他们的同事借取身份证,在【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分别办理4张信用卡,进行恶意透支,用于个人挥霍。银行催款,理所当然找到户主——也就是这对夫妇。按照程序,办理信用卡时,银行会致电给本人,确认某人是否在某地某时间内要求办理过信用卡。我又糊涂了——他们怎么会承认如此的糊涂事情?在询问下,才知道情况。当时他们刚刚调入那个学校,为了讨好那个校长,在对方半胁迫半利诱的情况下在电话里明确答复了自己办理信用卡的事实。这样的话,就算立案,胜诉率也极低,基本上为零。

  在这里说下我个人提出的解决途径,不足之处希望大家谅解我的愚昧。我想起了周姨给我讲解的那个案子——长沙 100 人的那个经济纠纷案……我给当事人提出两个解决方案。

  一,到公安局去报案,希望公安局能以诈骗罪的形式对那位校长进行调查,执行逮捕。除了这对夫妻以外,他们很多同事对于这件事情很不关心,总觉得对方会主动归还欠款。而且他们缺乏那位校长将这些款项用于个人挥霍的证据,公安局很可能不会受理。二,信用卡欠款累计到一定时间,银行会将户主及他们的同事告上法庭。要求他们偿还信用卡透支的款项。到时候再递交证据,只要证据有力的话。根据我曾经在法院工作经验。银行也许会撤诉。其实,这二个办法实为没有办法的办法。但是,凭我的能力也只能解决到此了。。。。。。

  出门的时候,点起根烟。回想刚才的一幕幕。我突然感到莫名的悲哀。我突然开始质疑,现在中国的法律普及率是不是真的有那一张张纸上写的,一幕幕新闻上报导的那么高。想到当事人的同事对于法律的漠视,甚至是无视,我的心很痛。法律不仅仅应该被信任,而是应该被信仰的!! “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这是我的老师曾经教我的一句名言。虽然我不记得是出自哪位名人之口,但是这句话一直是我生命的信条。中国的普法教育远远没有达到让人信仰的高度。现在,中国的普法教育往往侧重于青少年,学生。但是,试想,像我接触的当事人这样身为育人的老师,如此神圣的职业,都对法律淡漠,无视。不过,他起码通过这次事情,已经懂得了一点的法律知识了。但是他依然看不懂调解书,没有独立些起诉状的能力。我开始对下一代人的法律意识迷茫了。也许大家会说我太片面,只凭这件事情就在这大发厥词。但是,我在法院工作时,看到更多的当事人,不知道写起诉状,不知道起诉时要带什么材料,不知道起诉及执行程序,甚至在法院喊打喊杀……

  我在此不是为了抨击政府,只是发点自己的牢骚。先前作为法院的工作人员,对于这些“法盲”从来都是鄙视、甚至怀疑为什么这一部分人的法律意识如此淡薄。今天,我发现我错了。这个机会,让我和受害者站在同一角度,去思考这些问题。原来,“这一部分人”并不是不愿意用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利益,只是根本不知道如何下手。角色的转换,让我深感作为“法律人”的悲哀、甚至悲凉。

  特此鸣谢:周姨、倩姐。我会更好的思考以后要走的路。

欢迎留下宝贵意见和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