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视频译文:

Chris Anderson: 伊隆,欢迎回到 TED 来。 很高兴你能来。
伊隆:感谢邀请。
CA:嗯,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我们会花点时间来探索一下你所构想的激动人心的未来,这可能会让我的第一个问题听起来有点讽刺:为什么你觉得无聊?
EM:是呀。我经常这么问自己。我们打算挖一条隧道穿过洛杉矶,这是我们计划的开始我们有希望打造一个地下三维管道来缓解交通阻塞。目前来看,最让人精神疲惫的事情之一就是堵车。这影响世界上每个角落的人。它从你生命中拿走了太多时间。太可怕了。在洛杉矶尤其可怕。(笑声)
CA:我想你带来了这项工程演示视频的首次公开展示。我能播放么?
EM:可以,当然可以。这是第一次–就展示下我们正在聊的。有几个关键的点对于构建3D隧道特别重要。首先,你必须能够整合隧道的入口和出口无缝的整合到城市交通里。通过利用电梯,一个给汽车用的滑板,滑板放在电梯里,我们就可以将隧道的入口和出口跟公路对接起来代价仅仅是两个停车位的面积。然后汽车就在滑板上,隧道里没有限速,所以我们设计时速是每小时200公里。
CA:多少?
EM:每小时200公里,也就是每小时130英里。所以打个比方,如果你从Westwood到洛杉矶机场只需要五到六分钟。(掌声)
CA:所以有可能,完工之后,有点类似收费高速路的模式。
EM:对的。
CA:我猜这将也会缓解地面交通的压力。
EM:嗯,我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视频中的一个细节,实际上我们可以继续增加隧道的层数。往下挖比往上开拓要容易得多。实际上最深的矿井比最高的摩天大楼要长多了,所以我们可以利用这种立体隧道网解决任意级别的交通拥堵问题。这是个非常重要的点。所以这种隧道的一个争论点是如果我们加了一层隧道,那么可以轻微缓解交通拥堵,但是很快拥堵又起来了,这个时候大家又回到原点,又开始拥堵。但是现在我们可以增加任意数量的隧道,没有层数限制。
CA:但是人们–传统上看到的是,隧道挖起来特别烧钱,这回导致这个想法搁浅。
EM:对的。嗯,他们是对的。我来举一个例子,洛杉矶地铁线扩建,大概–我想大概是扩建了2.5英里那么长工程花费达到了20亿美元。所以在洛杉矶地区建立隧道成本大概10亿一英里。而且这还不是世界上最昂贵的通勤地铁线路。所以是的,通常情况下挖隧道很难。我想我们必须能够至少将隧道的建设成本降低十倍以上才行。
CA:那么你怎么做到呢?
EM:实际上,如果你做两件事情,就已经可以得到接近一个数量级的改进,而且我觉得可以做到更多。第一件事是减少隧道的直径缩减到正常的二分之一。法律规定一条隧的宽度至少26英尺,可能是28英尺来避免车辆剐蹭到隧道,允许救护车通过同时为内燃机车的发动机留足充分的通风机制。但是如果你将直径缩减到我们目前尝试的那样,只有12英尺,这个宽度已经足够一个汽车滑板通过,这样你就将直径减少了两倍这样纵切面就减少了四倍,而隧道建设成本跟隧道的纵切面积有直接关系。所以这一条就缩减了大概半个数量级的成本。目前我们在挖隧道的流程是,挖掘机挖一段时间就停下来,等着隧道的阻隔墙加固完成,再继续。所以如果你能够重新设计机器,能够同步进行挖掘和加固,那么能得到两倍的改进。加起来就是8倍的改进了。而且这些机器还远远没有达到热力学定律的极限,所以你可以加大机器的马力。我觉得至少能够再提高一倍。或许能够在之前的基础上再提高四五倍。所以我觉得现在已经有了比较明确的步骤在缩减单位长度成本上能够做到一个数量级的改进,而我们的目标实际上是–我们做了一个玩具蜗牛叫Gary,名字来自《南方公园》,我是说,抱歉,来自《海绵宝宝》。(笑声)现在Gary能够做到–现在它能够做到比现在慢吞吞的隧道机器快14倍以上。(笑声)
CA:你希望超过Gary。
EM:”我们”想要超过Gary。(笑声)他不是一个安静的小随从,会迎来胜利的。胜利就是打败这个蜗牛。
CA:但是很多人梦想着,在构想未来城市的时候,他们想的实际上是飞行汽车,无人机,等等。人们在地面上活动。为什么那不是更好的方法?这样就完全没有挖隧道的开销了。
EM:对。我很喜欢会飞的东西。很显然的,我研究火箭,我喜欢会飞的东西。虽然我没有任何对于飞行物的偏见,但是飞行汽车这个概念有个问题就是一定会很吵,产生的风也会非常大。就简单想象一下如果有什么东西飞过你的头顶,很多飞行汽车从你头上穿过,这可不是能让你减少焦虑的场面。(笑声)你肯定不会想,”嗯,我今天感觉不错。”你会想,”这些车轮胎都拧紧了么””会不会掉下来砸烂我的头?”类似这样。
CA:所以你对未来的构想就是城市地下布满这样的立体交通隧道。这跟Hyperloop有关联么?你是不是可以将隧道用在几年前你公开出来的Hyperloop的想法上。
EM:对,我们在Hyperloop这件事情上已经游手好闲了一段时间。我们在SpaceX旁边建立了一个Hyperloop实验轨道用来做学生竞赛用,用来激励在交通上的创新想法。实际上,我们最后做出来了世界上最大的真空管道仅次于LHC对撞机,从规模上说。这件事情特别有意思,不过只算是业余爱好,后来我们想或许–所以我们建造了一个推进器来推进学生做的胶囊仓,而我们打算试试看推进器如果没有载重自己能够推进多快。我们谨慎乐观的认为我们将会比目前世界上最快的子弹头列车更快即使在0.8英里的长度上。
CA:哇,刹车不错嘛。
EM:对,我是说,它–对。它没有直接撞成碎片,但是速度已经非常快了。
CA:但是你已经可以构想以后,Hyperloop在隧道里,做长距离运输。
EM:千真万确。看看现在的隧道构造技术,事实上为了挖一条隧道,你必须–为了能够隔绝地下水渗透,你通常需要将隧道壁设计足够硬能够承受五到六个大气压。而真空状态只需要承受一个大气压,或者近似真空。所以实际上,基本上是自然而然地,如果你构造一条隧道足够承受地下水的压力,保持真空就变成自然而然的事情。
CA:呃。
EM:所以,对。
CA:所以你实际上可以构想,在你构想的未来里,Hyperloop隧道可以长到什么规模?EM:我觉得没有任何长度的限制。你可以想要挖多远就挖多远。我觉得如果你想要造Hyperloop,比如从华盛顿到纽约,我觉得你可能更愿意全程都从地下穿过因为地面建筑太密集了。你会从地下穿过很多大楼和房屋,如果你挖的足够深,在地表是探测不到隧道的。有时候人们会想,嗯,那可够恼人的如果在我房子下面挖隧道的话比如,如果一条隧道是在你家地下三到四个隧道直径的深度挖的话,你就根本探测不出来了。实际上如果你能够探测到,不管你用什么设备,你都可以用这个设备从以色列军方那里赚到一大笔钱,他们一直在尝试探测哈马斯组织挖的隧道,美国海关和边防也都希望探测毒贩的隧道。所以实际上,地球吸收震动的能力非常的好,一旦隧道建设达到一定深度,就无法探测到了。或许你拿一个非常灵敏的地震探测仪,可以有机会探测到。
CA:所以你开了一家新公司做这个公司叫”无聊的公司”。非常棒,挺会玩。(笑声)
EM:有什么好笑的?(笑声)
CA:这个大概花费你多少时间?
EM:大概有……百分之二三的样子。
CA:你带来了一个业余爱好。这就是ElonMusk的业余爱好的样子。(笑声)
EM:我是说,实际上是–基本上是实习生和一些兼职职工在做。我们买了一些二手设备。这个一开始也差不多是随便玩玩,但是没想到进度喜人,所以–
CA:所以你的时间中大部分投入到了电动汽车,也就是特斯拉上。隧道项目的动机中有没有服务于特斯拉的成分,未来世界中汽车都是电动,都是自动驾驶的,最终可能是路面上有更多汽车比现在的任何时刻都要多?
EM:对,完全正确。很多人认为当汽车开始自动驾驶,他们能跑得更快,并缓解交通压力。在某种程度上是真的,但是一旦我们开始共享汽车,叫个计程车就会很便宜于是你到哪儿都可以叫车,叫得起出租车要比等公交好得多。那时候,叫车估计比公交车还便宜。所以路面上汽车等到共享自动驾驶汽车的时候就会更多,那个时候交通会更拥挤。
CA:你创办特斯拉的时候希望向世界证明电动汽车是汽车行业的未来,几年前,人们还嘲笑你。现在,没有那么多人了。
EM:好。(笑声)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CA:但是现在差不多每个汽车厂商都认真地宣布了短期或中期的电动汽车计划?
EM:对,对。我想基本每一个汽车厂商都有电动车计划了。但是对待的认真程度不同。有一些非常坚定,要全面电动化,有一些仅仅是试水看看。还有一些,挺有意思的还坚持化石燃料,但是我觉得他们长久不了了。
CA:但是Elon,现在不就已经是,你可以宣布胜利,说,”我们做到了。”让世界都开始转向汽车电动化,你可以将重心转入其它行业了?
EM:对。我打算在可以预见的未来继续主导特斯拉的发展,也有很多激动人心的事情我们在做。很显然,特斯拉Model 3就要发布了。我们也要宣布特斯拉半挂卡车。
CA:好的,我们就要聊到这个了。所以Model 3计划时在七月左右发布。
EM:是,7月份发布新东西感觉很好。
CA:哇哦。人们非常兴奋的一件事情是它将能够自动驾驶。你在不久之前放出来这段视频展示了这项技术看起来什么样子。
EM:对的。
CA:现在Model S已经有了自动驾驶。这段视频我们看出来什么?
EM:对的,这段视频里只用了GPS和可见光摄像头。注意这里并没有使用激光雷达。这里仅仅是用了被动光学传感器,跟我们人类使用的差不多。整个道路系统的导航仅仅使用被动光学,也就是摄像头所以当你能够(仅仅)用摄像头或者视觉,那么自动驾驶的问题就解决了。如果你没有解决视觉问题,问题就没有解决。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非常重视训练视觉神经网络,这东西在公路环境下很有效。
CA:对的。很多人都打算使用激光雷达模块。你希望用摄像头和雷达搞定。
EM:使用摄像头就足够让你变成超人了。例如你可能比人类的反应快十倍以上,仅使用摄像头。
CA:所以新款特斯拉上有八个摄像头。它们还不能做刚才展示的那样。什么时候可以?
EM:我想我们还在按预定计划推进到今年年底的时候能够完全自主的从洛杉矶开到纽约。
CA:OK,所以到了今年底,你是说人们只要坐进特斯拉不需要碰方向盘,输入”纽约”,车就开起来了。
EM:对的。
CA:不再需要摸方向盘–2017年底。
EM:对,基本上,11月份或者12月份,我们应该能够完全地从加州某个停车场,开到纽约的某个停车场,全程不需要碰方向盘。(掌声)
CA:厉害了。但是这里成功的前提之一是因为你已经有了一个特斯拉车队在路上到处行驶。你已经积累了海量的公路数据。
EM:但是这里好玩的事情是我实际上非常自信即使道路临时改了,我们也能够正常行驶到目的地。所以,相对来说容易的是–如果你说我在特定的道路上有很好的表现,这是一回事,当然这样它能够做到,但是更好的是,当你输入一条高速路,能够去一个国家的任何一条高速路。所以这并不是只能从洛杉矶到纽约。我们可以改成从西雅图到弗罗里达,那天,实时地调整。所以你假设从洛杉矶到纽约。现在从洛杉矶到多伦多。
CA:现在先不管监管的问题,仅仅考虑技术本身,大概什么时候,我们能够买一辆你的车并且真的双手离开方向盘睡一觉醒来之后就到了目的地,要能够安全的实现这点还需要多久?
EM:我想大概两年时间。这个问题的点不在于你能够以99.9%的概率不出错,因为,如果一辆汽车一千次出行会出一次车祸,那么你可能还是不会睡的舒服。你不会的,当然啦。(笑声)这个永远都不是完美的。没有系统能做到完美,但是如果你说它可能–这辆车在一百个人那里在一千个人那里都不会出车祸那么人们可能会想,哇哦,如果我有一千条命,我还是基本上不会遇到车祸,那么可能就是OK的。
CA:关于睡觉。我猜测你的一大担心是人们可能实际上过早的觉得这项技术是安全的,然后一些可怕的事故可能会发生,将人们的预期拉回来。
EM:嗯,实际上我觉得自动驾驶系统可能至少能够减轻车祸,除非在极罕见的情况下。谈及汽车安全需要注意的一点是车祸是有随机性的。我是说,有这样的可能性,人类驾驶员坐在车里,他们也有可能发生车祸,那是驾驶员的失误。概率不可能是零。所以关键的一个门槛实际上是自动驾驶到底需要比人类驾驶员好多少时,你才会信任它?
CA:但是一旦这种真正意义上的无人驾驶开始实施,对于整个行业的冲击是巨大的,因为在那时你可以跟买得起车的人说,自己坐车上班之后,让车辆自己去,提供类似优步叫车的服务给其他人提供服务,车主赚钱,甚至可能足够你支付买车的分期贷款,所以你可能不花钱就能买辆车。这有可能发生么?
EM:对的,这是绝对会发生的事情。所以将来会有一个自动共享车队你买一辆车,你可以选择自己独享,你可以选择跟家庭和朋友一起使用,或者给评分五颗星的司机,你可以在某些时间共享,某些事件独占。这百分百会发生。只是时间问题。
CA:哇哦。你刚才提到了半挂卡车我想你可能9月份要发布,但是我很好奇,有没有今天可以透露的?
EM:我可以给你看一张海报风格的照片。(笑声)这是真的。
CA:好吧。
EM:这绝对是我们希望关于自动驾驶特性,保持谨慎的一种情形。耶。(笑声)
CA:我们看不到太多细节,但是这个看起来并不像是那种小巧友善的零家卡车。看起来很霸道。这是个什么类型的卡车?
EM:这是一个重型长途半挂卡车。它的载重是最大的并且用于长途。所以基本上这是用来减轻长途重型卡车的负载的。这是今天的人们觉得不太可能的事情。他们认为这个卡车没有足够动力,也跑不了那么远,于是通过特斯拉半挂卡车,我们希望证明,一辆电动卡车实际上能够驱动任何柴油动力卡车。而且如果我们来一场拔河比赛,特斯拉电动半挂能够把柴油动力车拽上坡。(笑声)(掌声)
CA:这太酷了。简单说,还不是无人驾驶。这些是需要卡车司机驾驶的卡车。
EM:是的。真正好玩的地方在于电动引擎的的转矩扭力曲线是平坦的,而柴油动力或者任何内燃机车引擎,你看到的转矩扭力曲线都是山峰状的。所以这车动力澎湃。驾驶这车的就像驾驶运动型轿车。没有齿轮。它就像是单一速度。
CA:有一部很不错的电影在这里拍摄。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不知道结局如何,不过这是个好电影。(笑声)
EM:试驾的感觉非常的奇怪。当我第一次驾驶这样卡车的原型车时。真的很古怪,因为你开来开去你感觉非常灵活,你又是坐在这种大卡车里。
CA:等等,你已经开过了?
EM:对,我在一个停车场开了下,我当时感觉,太疯狂了。
CA:哇哦,这不是幻想。
EM:就像这样,驾驶这个庞然大物,机动性又让人觉得疯狂。
CA:太酷了。好,从一张很霸道的图片,到这张不那么霸道的照片。这是从《绝望的主妇》剧照里抠出来的房子。这到底要说明什么?
EM:嗯,这张图片展示了未来,我觉得事情会如何演化。你在路上看到一辆电动汽车。如果你留心车和房屋之间,实际上在房屋的周围有三面Powerwall,同时房屋的屋顶是太阳能屋顶。所以那实际上是一个太阳能玻璃屋顶。
CA:OK。
EM:这张图片是真的–嗯,公认的,真的样板房。这是个真的样板房。(笑声)
CA:所以这些屋顶的瓦片,其中有一些有能力进行太阳能发电–
EM:对的。太阳能玻璃瓦片你可以调整纹理和颜色,可以在很精细的粒度上调整,而且这些玻璃上有种类似百叶窗的微型结构,所以当你从街道那么远的距离看这个屋顶或者靠近马路的位置,所有的瓦片看起来都一样了,无法区分里面是不是有太阳能板。所以从地面上看,你看到的是均匀的色彩。如果你坐在直升机上往下看,你就能穿透玻璃看到后面有一些玻璃后面有太阳能电池板,有一些没有。从街道上无法看出来。
CA:你把它们放在阳光尽可能多照射到的地方,是的这些屋顶更容易负担得起,对么?这相对于完全用太阳能电池板负载屋顶要经济得多。
EM:对。我们很有自信,屋顶的成本加上电力节约的成本–一个太阳能玻璃屋顶的成本将会比一个普通屋顶加上电力成本来的低。所以换句话说,这将是在经济上的必然选择,我们觉得看起来很棒,而且它可以持续–我们有考虑过无限期质保,但是人们会想,嗯,这可能听起来像是胡说八道,但是实际上这些都是钢化玻璃。甚至房屋都倒塌了成了一片废墟,这些玻璃瓦片还会完好无损的。(掌声)
CA:我觉得这很酷。所以我想你可能会在几周内开始推广,共有四种不同的屋顶样式。
EM:对,我们开始的时候推广两种,一开始有两种,另外两种会在明年初开始。
CA:那么在规模上你有多大的野心?你觉得大概有多少屋顶会被替换成这种屋顶?
EM:我觉得最终的话基本上所有的屋子都会有太阳能屋顶。问题是需要考虑大概需要多久我觉得大概是需要40到50年的样子。所以一般而言,屋顶20-25年换一次。但是你不会一开始就替换所有的屋顶。但是最终,如果你快速地从现在推广到15年之后,那时候没有太阳能的屋顶将会是很少见的。
CA:这里会不会因为人们的思维模式还没有到这个程度,并不是因为成本的变化,太阳能的经济效应,大部分房屋的屋顶实际上有充足的光照,足够提供他们所需的所有电能。如果你能够利用这种能源,这基本上满足了他们所有的需要。你可以某种程度上不需要电网了。
EM:这取决于你的位置以及屋顶面积和房屋面积的比例,但是一般而言可以说美国的大部分房屋有足够大的屋顶产生足够全家使用的电能。
CA:所以这项经济活动的关键包括汽车、半挂卡车、这些房屋是锂电池的价格需要足够低,这是你在特斯拉上的豪赌。从很多方面讲,这都算是核心能力。所以你决定为了能够真正的拥有这项核心能力,你需要建造世界上最大的生产厂房将世界锂电池供应量翻倍,用这个家伙。这是什么?
EM:对,这是超级工厂,超级工厂目前的进展。最终,你大概能够看到一个类似钻石形状的轮廓,等到完全竣工,它会像一个巨型钻石,这也是这个背后的点子,这指向正北方。这是个小细节。
CA:最终将有能力生产,每年生产几百兆瓦时的电源。
EM:一百兆瓦时。我们觉得可能会更多一些,不过,是的。
CA:而且实际上他们已经投入生产了。
EM:他们已经在生产了。
CA:你的员工放了这段视频。我想问,这是快进了么?
EM:这是慢速回放的版本。(笑声)
CA:那么它实际上会有多快?
EM:嗯,当它全速运行的时候,不用频闪灯你是看不到具体的电池的,是模糊的影子。(笑声)
CA:你的一个核心观念,伊隆,创在一个令人兴奋的未来这个未来人们在使用能源上不用再有罪恶感。帮我们描绘一下。需要多少超级工厂,按你的设想,才能帮助我们达到目标?
EM:大概需要一百座,基本上。不是10座,不是1000座。最有可能是一百座。
CA:看,我觉得很神奇。你可以描绘出为了让世界抛弃化石燃料需要的具体步骤。好像你建造这一座工厂,造价是五十亿美元,或者可能是,五十亿到一百亿美元。你能描绘出那样的场景相当的酷。而且你的特斯拉公司还计划–今年再建设两座超级工厂。
EM:我觉得我们会在今年晚些时候公开二到四座超级工厂的选址。对,可能是四座。
CA:哇。(掌声)这里能透露更多信息么?例如–哪个大陆?你可以说不。
EM:我们需要考虑全球市场。
CA:好吧。(笑声)酷。我想我们需要谈论一下–实际上,加上双引号。我接下来要问一个政治问题,就一个。我是厌恶政治的,但是我想问你这个问题。你现在加入了一个委员会为一个人提供建议–
EM:谁?
CA:一个自称不相信全球变暖的人,并且有很多人觉得你不应该参与其中。他们希望你远离这些。你如何回应他们?
EM:嗯,我想首先,我只是在两个咨询委员会里形式上大概就是聚在一间屋子里问人们关于一些议题的看法,大概一两个月开一次会。这是我所有的贡献。但是我想对在场的那些因为关心气候变化而争论的朋友,或是争论社会议题的朋友,我利用我参与这些会议的机会为移民问题和气候变化问题发声。(掌声)如果我没有这么做,这些本来都不在议题上。所以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但是该说的我都说了。
CA:OK。(掌声)让我们聊聊SpaceX和火星。上一次你来这里,你讲述了一个看起来充满野心并且难以置信的梦想创造一种可以回收利用的火箭。现在你终于做到了。
EM:终于。这花了很长时间。
CA:跟我们说说这个。我们现在看到了什么?
EM:这是我们的一个火箭推进器从很高的天空快速返回的视频。它在火箭高速飞行的前期阶段进行推动。我想这大概有7马赫左右,运送上节火箭。(掌声)
CA:所以这是个快速–
EM:这是个慢速回放版本。(笑声)
CA:我以为这是个快进版本。但是我想说这太神奇了,而且前几次都失败了后来你终于发现了正确的方法,现在你们已经做了,五到六次?
EM:我们成功了八九次了。
CA:这是历史上第一次,你回收和再利用了着陆之后的火箭。
EM:对,我们回收了火箭推进器并且重新注入燃料继续使用,继续回收,所以这是第一次太空轨道推进器的重复飞行,注意这里再次飞行是有意义的。这里很重要的一点需要支持就是可重用性只有在快速和完备的时候才是有意义的。就像是飞行器或者汽车,它们的重复使用是快速且完备的。你不会在两次航空飞行之间把飞机送回波音公司。
CA:对。所以这让你能够实现那个野心勃勃的梦想把很多很多人送上火星在大概10年、20年之内,我猜。
EM:对。
CA:然后你设计了这样大胆的火箭来实现这个目标。跟我们解释一下这个事情的规模。
EM:好,你可以看到这里有一个人。对,那是火箭。(笑声)
CA:所以如果那是个摩天大楼的话,那么大概,如果没算错,大概40层的摩天大楼?
EM:可能稍微更高一些,对。这个级别的推动力非常的–这个推动力大概是土星5型火箭的4倍。
CA:比人类创造的最大推进力的火箭多四倍的推进力。
EM:对,对。
CA:这个能做到。
EM:对呀。(笑声)以波音747做比较,一架747的推动力大概是25万磅的推动力,所以一千万镑的推动力,相当于40架747.所以这相当于120架747的推动力,如果引擎都打开的话。
CA:所以用这台设计用来摆脱地心引力的机器,我想上次你告诉我说这东西能够装载一架满载的747,人,货物,所有东西,送入轨道。
EM:没错。这个可以装载一架加满油的747,747上乘客满员、货物满员–可以整体当作货物。
CA:所以基于这个你最近展示了这个星际传送系统画出来是这个样子的。这个场景你描述的是30年后?20年后?人们走进这个火箭。
EM:我希望这是8到10年之后的场景。这是我们的雄心壮志。我们内部的目标更加的激进,不过我想–(笑声)
CA:好吧。
EM:虽然航空器看起来非常大并且比其它火箭都要大,我想未来的宇宙飞船会让这个看起来就像是小船一样。未来的航天飞机将真的会很大。
CA:为什么,伊隆?为什么我们需要在火星上建造城市在你的有生之年移民一百万人口,这是我理解的你想要做的事情?
EM:我觉得非常重要的是有一个激动人心和向往的未来。我就是觉得必须要有理由让你每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有活下去的兴趣。像是,你为什么要活着?意义是什么?有什么东西鼓舞着你?未来你有什么期许?如果我们不能去火星,如果我们的未来不包括在多个行星上生活并且成为跨行星的物种,我发现这将会特别的令人失望,如果这个不是我们即将迎来的未来的话。(掌声)
CA:人们可能将这个事情放在次要位置,或者说这个星球上已经有那么多叫人绝望的事情,从气候问题到贫困问题,而你,你挑了你关心的问题。这感觉像是有点偏离重点。你不应该思考这些。你应该解决当前和当下的问题。公平地讲,你已经做了一些实质性的工作比如你在可再生能源上的贡献。但是为什么不满足于此呢?
EM:我觉得–我是从概率的角度看待未来的。未来就像是不断在的分岔路上做选择,有一些行为是我们可以做的会改变可能性或是加快一件事情,或是减慢一件事情。我可能在这个可能性的洪流中引入新的东西。可再生能源一定会发生。如果没有特斯拉,特斯拉从未存在,它也会因为有存在的必要性而出现。这是赘述。如果你没有可再生能源,意味着你有不可再生能源。最终能源会耗尽,经济定律会引导我们的文明朝着可再生能源发展,不可避免的。像是特斯拉这样的企业的根本价值在于一定程度上加速可再生能源的到来,会比没有特斯拉的时候来得更快。所以当我想着,比如,像是特斯拉这样的企业的核心价值,我会说,希望是,如果它能够推动这个进程提前十年,可能超过十年,那么这将是非常好的事情。这是我所考虑的特斯拉公司最核心的雄心壮志。然后我想到了跨星球的物种和在宇宙中分型的文明。这并不是必然发生的。这件事情并不是必然发生,这非常重要。可再生能源的未来,我觉得很大程度上是必然发生的。但是成为能够在宇宙间飞行的文明显然不是必然要发生的未来。如果你看下太空技术的进步,在1969年我们就可以把人送上月球。1969.后来我们有了航天飞机。航天飞机只能够把人送入低轨。然后航天飞机退休了,然后美国就没有办法把人送入轨道了。所以这就是趋势。这个趋势是退化到什么都没有。人们有时候会错误的理解觉得技术肯定是自动的提升的。技术并不会自动的改进。只有当很多人投入大量精力努力去改善的时候才有可能。我想实际上,技术本身是会退化的。你看看古埃及的伟大文明,他们当时建造了金字塔,他们现在忘记怎么建造的了。还有罗马人,他们建造了难以置信的沟渠系统。他们也忘记怎么建造的了。
CA:伊隆,看起来,听你说的话以及看着你做的这些不同的工作,你的每件事情都有这独特的双重动机,我发现这很有意思。一个动机是渴望做人类长远福祉的事。另一个是做激动人心的事。而且看起来你经常会觉得需要用一个动机去主导另一个动机。对特斯拉你希望有可再生能源,所以你做出了这样炫酷的轿车来达到这个目的。太阳能,我们需要实现它,所以我们需要这些漂亮的屋顶。我们还没有谈论到你最新的东西,我们的时间有限,但是你希望避免坏的AI毁灭人性,所以你想要创建一个真的很酷的人脑跟机器的接口给我们无限的记忆和心灵感应等等。关于火星,感觉你说的是,对,我们需要拯救人类,需要有一个备份方案,但是同时我们也需要激发人性,这是激励我们的方式。
EM:我认为美和激励人心的价值被大大的低估了,毫无疑问。但是我想要澄清一点。我不想成为谁的救世主。那不是–我只是想要想象未来希望不要失望。(掌声)
CA:完美的说辞。我想每个人都会同意那不是–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是确定会发生的。你脑海中的这些事实,你梦想的东西,你梦想的东西没有人敢这么做梦,或者没有其他人能够将梦想达到你这个能力和级别的复杂程度。事实上你做的事情,伊隆·马斯克,真的都很了不起。感谢你让我们的梦想都变大了一点。
EM:但是当我开始变得有些疯狂的时候,你们会提醒我的,对吧?(笑声)
CA:谢谢你,伊隆·马斯克。这真的非常、非常的棒。真的非常棒。(掌声)